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女侠花自怜之惨遭轮奸

作者:admin人气:935来源:

  两名男子拥着白衣女子来到了巷子尽头的一家民宅前,推门而入,里面布置很简单,穿过一个小院是两间厢房,后面两间是柴房和厨房。女子此时樱唇里充满芳香酒气的昏迷在大床上,约莫三旬左右,容貌秀美端庄,由于宿酒未醒,雪白的俏脸上布满了鲜红的晕色,显得娇艳如花。这正是伤心出走的飘花宫宫主花自怜。 床边站着的两个男人正以充满淫欲的目光在她曲线玲珑优美的诱人胴体上贪婪的上下扫视着。这两人衣着青色儒衫,容貌英俊里透着淫邪的神色,赫然就是江湖上着名的淫贼“淫蜂”青子山和“浪蝶”赵玉和。 青子山淫邪的看着床上妇人的优美曲线,纵使她平躺在床上,酥胸上的双乳仍然高耸的凸起,诱人之极。
  伸手在美妇的俏脸上扭了一把,淫笑道,“奇怪,这个女人象是受了什么刺激,自己一个人跑到杭州喝闷酒?”“这女人去年追杀我们好凶,今天落在我们手里,不玩死她才怪,皮肤还这么滑嫩。”青子山急色的立即剥光了花自怜的衣裙,片刻之后,这位飘花宫的宫主已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了。妇人的粉腮上因酒精的缘故满含春意,艳光四射,鲜红的小嘴吐气若兰,雪白丰满的胸脯上一对尖挺饱满的乳房如半个玉脂球扣在上面,顶端的蓓蕾如粉红莲子般大小,周围一圈淡红的乳晕。两个淫贼饥渴的吞了一下口水,被眼前的美景迷呆了。女人雪白粉润的肌肤,丰盈纤弱合宜的肉体,尤其下面两条圆润修长的大腿夹缝里一大丛乌黑浓密的阴毛,使得这两个男人的胯下之物立即硬挺了起来。赵玉和淫笑着在夫人饱满高耸的白嫩乳房上捏了一把道,“奶子真大,今晚我们兄弟两个有艳福了。” 两个淫贼吃吃淫笑着脱下衣服上了床,青子山首先低头张嘴吮住了夫人那娇嫩诱人乳香扑鼻的粉红蓓蕾,用力嘬了两口,“孩子都不小了,奶头还是粉红的,好滑嫩。”说着,伸出舌头舔着她雪白芳香的奶子,一阵酥麻从女人的胴体里传出,花自怜不由得樱唇轻启,娇哼了几声。淫蜂见这美妇人的体质这么敏感,吃吃淫笑着大嘴松开了夫人的肿胀乳头,一路舔着女人雪白滑腻的肌肤,滑过纤腰小腹,埋首进入她那大腿根处的阴毛丛里,双手捧起了夫人那雪白的大屁股。大腿张开,蜜穴儿凸了出来,夫人神秘的羞处尽现在两个淫贼的眼前,幸好花自怜现在昏迷着,不然自己的羞处让两个大男人尽情的观看还不羞愤欲绝。
  只见那粉红的花瓣里零星沾了几颗晶莹的露珠,诱人之处使得青子山张开大嘴在夫人雪白大腿根的神秘绒毛里不住的吻着,并且伸出舌尖淫乱的探进了花自怜这位美妇人的花瓣里滑腻腻的舔弄。花自怜与夫君生活了十六年,夫妻缠绵时也从来没有让夫君用舌头舔弄过自己的蜜穴儿,现在落在两个花从老手的掌心里,可不管她受不受得住,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她无所适从。淫蜂的唇舌在她的花瓣里反复的缠卷,越来越亢奋刺激。妇人受不住了,她那粉润白嫩的大屁股开始无意识的上下耸动,鲜红的小嘴里发出煎熬不住的呻吟来,“啊……啊……啊……” 浪蝶赵玉和在一旁看得心痒难耐,伸手搂住花自怜的纤腰,大嘴叼住了美妇人香馥细润的乳头吮咂着,禄山之爪伸出,揉捏着她两只饱满高耸的大奶子。花自怜胴体上下敏感的地方都被两个淫贼挑逗着,她也是个正常的成熟妇人,自然是黛眉紧蹙,边呻吟着边扭动着她那雪白丰满的胴体,只觉得酥氧钻心,燥热难当。“啊……不,不…………啊----” 两个淫贼看见床上这位江湖上有名的娴淑清雅的女子那不堪挑逗的浪态,一起吃吃淫笑着,青子山松开已被自己吮咬得红嫩肿胀的花瓣,舌尖连起一丝夫人蜜穴儿里的淫液道,“真够浪的,看大爷怎么侍侯你。”淫贼粗暴的把花自怜的丰润大腿掰成了钝角,大手爱抚着她雪白光滑的小腹,腾身跪上去,一手扶着自己那早已硬挺粗涨的大阳具抵在了夫人小腹下那片神秘的毛丛里,手指拨开女人肿胀的花瓣,淫笑中挺腰把他那丑恶的大龟头顶进了花自怜这位美妇的滑腻阴道里,叫嚷着,“哦…………好滑,好紧……”可怜花自怜这个江湖中娇媚秀雅的夫人终于让一个下三滥的淫贼给强行奸污了,可她现在犹不知情,被这淫贼的丑恶阴茎顶入滑腻腻的阴道里,被强奸得粉腮通红,玉体乱颤的媚样儿,似乎在昏迷中正与夫君交欢。
  淫蜂青子山快活的淫笑着,他实在没想到在遇到那位神秘男子,意外的生还后,还可以从他手中接到这么美貌迷人的妇人,享受到她的美妙肉体。这位飘花宫宫主穿着衣裙时高贵典雅,一副淑女样儿,剥光衣裙后,身子雪白光滑,体态玲珑浮凸,身材比自己昨日与浪蝶轮奸过的一村姑惹火多了,甬道那么紧的咬着自己的大肉棒,爽极了。“保养的还这么好…………穴儿真紧”淫蜂将自己的大龟头逐步顶进花自怜的阴道里,大手也不闲着,抓揉着妇人因亢奋而饱涨的玉乳,手指捏弄着尖挺嫣红的蓓蕾,这下弄得花自怜情不自禁得娇哼着,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也随之扭动起来。 “啊…………不……天,啊…………”听到胯下的美人儿被自己顶得浪叫不已,青子山想起前一阵儿被她追杀得四处躲藏,不由得淫笑一声,猛得一用力,“滋”的声音,淫贼那粗硬的阳具便全部挺进了这美妇人的滑腻阴道里了。这力道让花自怜在昏迷中仍不禁惊叫了一声,平坦光滑的小腹抽搐了起来。青子山看着身下这美人儿的迷乱表情,雪白粉嫩的肌肤,双手擦揉着女子饱满高耸的胸膛,胯儿贴着花自怜这位美妇人大张的白嫩大腿根部,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 “啊…………啊,啊……哦,哦……”没挺动几下,青子山便感觉到胯下这美妇的甬道里滑腻腻的开始溢出爱液了,“浪货,这么快就出水了”淫贼伸出禄山之爪又捧起了这位着名女侠的雪白丰臀,使她的阴部高凸,更方便自己强奸她的小嫩穴儿,大肉棒在那泥泞滑腻的花瓣里进出不已,“这么诱人,看我怎么让你叫一晚……”说话中,青子山疯狂的前后大动起来,花自怜早已让这两个淫贼给弄得胴体酥麻,烧红的俏脸上透出诱人的媚荡,修长的四肢无力的瘫在床上,但是那雪白的大屁股却自动配合着身上男人的抽送而上下迎凑着,樱桃小口里不断的发出消魂的呻吟。 淫蜂跪在美人儿张开的雪白大腿间没命的耸动着,感觉到这位美妇的甬道里不住的分泌出滑腻腻的蜜汁,这让他淫性大起,越发挺动得剧烈起来。淫贼的淫笑声中,花自怜被这交合的快感弄得粉脸嫣红,在床上扭腰挺臀,淫荡的叫唤着,“啊…………啊,啊,啊”淫蜂看着这位有名的侠女在自己的胯下淫荡的浪叫,雄风大振,也不管什么怜香惜玉,捧着她雪白的丰臀儿用力的耸动着。花自怜正值虎狼之年,性欲的要求很强烈,这会儿被青子山的粗大阳具插得欲仙欲死,乌油油的秀发四散飘荡,半闭的美眸中放射出无限的春情。她雪白丰满的肉体在健壮的男人身下扭动着,细细娇喘声中间断的发出几声快活的惊叫。淫蜂见这美妇人的粉腮上已被性欲冲击的红艳放光,她已年过三旬,胴体仍如少女般雪白娇嫩,蜜穴儿收缩的那么紧,端庄秀雅的表面下隐藏着如此诱人的风情。 青子山淫笑着抱起了花自怜瘫软的雪白肉体,坐了起来对旁边抚摸着她雪白大腿的浪蝶道,“瞧这荡妇,多么白嫩,真是天生尤物,下面好紧…………又动了……喔……看我不干死你”说着他搂住了花自怜的纤细腰肢又开始疯狂挺动起来,动作比刚才的更加剧烈,女人娇嫩的肉体被淫贼用力的干着,她丰满纤弱的上身向后半仰着,高挺着那两只上下颤抖的雪白大奶子,“啊,啊”的淫叫着,只觉得双股之间说不出的快活。夫人扭动着自己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用力下压,淫蜂见怀里的美妇这等春情泛滥,浪态撩人的媚样儿,更加欲火中烧的抱着夫人的雪白肉体狠干着。 看着妇人高耸酥胸上上下乱颤的雪白双乳,如羊脂美玉似的迷人,修长大腿根处的幽丛里,随着自己大肉棒的进出,亢奋的分泌腻润着两人的交合处。“真爽…………喔,夹紧我,喔……”粗喘着,青子山又把花自怜压回到了床上,双手勾起夫人两条雪白丰润的大腿,向她饱满高耸的双乳上压去,这样花自怜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雪股,方便淫贼的大龟头直接顶进了她的子宫里,这种淫荡不堪的姿势夫人以前哪里试过。 强烈的深入感使得花自怜渐渐得苏醒了,迷糊中夫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那最神秘最敏感的方寸之地来回的运动着,熟悉的快感令她又羞涩又不舍,此刻全身软绵绵的,但是双股间却兴奋的痉挛不已。啊,啊…………哦,啊”花自怜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呻吟和低低的喘息声,自己赤裸裸的身子也在快活的扭动着。 美妇的粉腮上泛起了滚烫的红晕,从香腮一直蔓延到圆润的耳珠,夫人娇羞的摆动着,多么美艳的梦境,自己修长的大腿被反压在胸前,鼻端闻到男人强烈的气息,强健的大手用力的抓住自己的丰臀,下面在用力的…………花自怜忍不住想抬起雪白的大屁股相迎,可是挺不起来,夫人急得将大屁股左右扭动着,越摆越快,而下体内的促大硬物也动作得越发的有力起来。猛的,夫人突然清醒了,如遭雷击,她睁开了惊悸的美眸向上看去,眼前一张充满淫欲的男人脸庞。 “啊,不……”花自怜惨嘶了一声,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雪白丰满的肉体剧烈颤抖着,满腔的欲火立刻熄灭了。青子山见她清醒了,淫笑着重重的在夫人的滑腻粉腮上香了一口,“美人儿,醒了……”花自怜只记得自己没有见到以前的闺中密友萧夫人,在酒楼喝闷酒时就突然不记得了,她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眼前这个男人强奸了,惨呼道,“畜生,我一定杀了你……” 淫蜂青子山目射欲焰,一双禄山之爪不住的在妇人那圆润挺拔的晶莹玉乳上揉捏着,屁股一用力又一次将自己粗大的阳具插进这美妇的温润甬道里,而且直没根部,把花自怜的小穴儿塞得满满的好充实。“你舍得么,浪货……”青子山淫笑着,大屁股还扭了几扭,夫人这会儿已发现自己的武功全失,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她绝望地闭上了美眸,珠泪滚滚道,“淫贼……你快杀了我吧,我作厉鬼也饶不了你们”淫蜂在她饱满高耸的雪白双乳上用力捏了一把,狂笑道,“这么细皮嫩肉的,大爷我可舍不得。”花自怜平生哪里受过如此的侮辱,作为一个女人最可怕的事情遭遇到自己身上了,夫人不由得芳心欲碎。而身上趴着的淫贼已捧起了她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又淫笑着开始疯狂地挺动起来,尽情奸污着这位成熟高贵的美妇。 花自怜闭紧了美眸,玉体在男人的无耻进攻下痛苦地抽搐着,羞辱地听到身上这淫贼快活的喘息声。花自怜终究是个正常成熟的妇人,在春药的作用下,没一会儿,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在这淫贼的强暴下,小腹里逐渐又升起了那熟悉的火焰,竟然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雪白的丰臀向上迎凑,两条修长的大腿不住地开合扭绞,肉体淫贱的吞吐着这淫贼的大肉棒。“啊,不,不……”花自怜羞愧的尖叫着,不能相信自己会这么下贱,趴在她丰软腻滑身子上的淫蜂见状边挺动边淫笑道,“怎麽又性起了,淫妇,浪液都出来了……”那是花自怜的花蕊被他的大肉棒击打的酥麻无比,甬道不由自主的流出爱液。 美妇人羞愤之极的尖叫着,淫贼则是乘胜追击,一阵疯狂地挺动,只干得这位冰清玉洁的夫人毫无反抗之力,白嫩嫩的肉体被淫贼的大肉棒抽送的又麻又痒,夫人已经不行了,俏脸晕红,不住的娇喘着,嘶叫着,“求求你,杀了……我吧,求求…啊…你”青子山见这位平日里高贵圣洁的美人儿让自己奸得媚荡撩人,那淫荡的哀求更助长了他的欲火,淫蜂疯狂的淫笑着,双手抓住了这位美妇人儿的高耸双乳拼命地挺动不已。干得花自怜娇呼尖叫,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也用力的上挺,滑腻湿热的阴道紧紧夹住了淫贼火热粗大的阳具,分泌出的爱液润湿了两人的交合处,也弄湿了那两团不断相撞的毛丛。 亮“喔,喔…好爽,夹紧……浪货”淫蜂达到了快乐的巅峰,他抱紧了花自怜丰满雪白的肉体,用力挺进夫人小腹下那片神秘的毛丛里,粗重的喘息中禄山之爪抓紧了妇人胸前那两只雪白嫩滑的大奶子,腰一挺,大龟头已经挺进了花自怜颤抖羞怯的子宫里。“喔,射给你这淫妇了……喔”“不,不要……啊,啊……不”夫人悲嘶着,她惊恐地感觉到这淫贼挺进自己下体内的丑恶大家伙开始颤抖了起来,随着男人快活地叫喊,一股股的灼流击打在她的子宫深处。花自怜想昏倒却又昏不过去,眼睁睁地看着这淫贼淫笑中玷污了自己的身子,她发疯似地尖叫着,精神几乎要崩溃了。 青子山死死顶住妇人的玉胯,精液填满了她抽搐的子宫,才满意地把疲软的阳具从里面抽了出来,对一旁早已跃跃欲试的浪蝶赵玉和淫笑道,“这荡妇这够味儿。”赵玉和看着床上这位被奸污得四肢瘫软,钗横鬓乱的裸体美妇人,那下体零乱的毛丛里淫蜂刚刚射进去的乳白色的精液正慢慢地流出来,这种淫靡的浪态使得浪蝶一直挺直的大阳具更加胀痛了。 花自怜看见另一个淫贼的大手摸上了自己搭在床沿上那两条丰润如玉的大腿,痛苦地闭上了双眸,夫人知道自己今晚逃脱不了被轮奸的命运了。那淫贼的禄山之爪已经滑上来抓住了自己胸前那两团圆润饱满的雪乳,由于方才欲火的煎熬,嫣红的乳头高高挺立着,丰乳兴奋鼓涨得十分结实,花自怜屈辱地感受到淫贼那邪恶的动作,刚想挣扎,浪蝶已经骑了上来。 美妇人迷朦的泪眼中看见浪蝶胯下那根粗大挺直的丑恶东西,精壮虬结的样子令夫人又羞又恼,“畜生,放开我……” 浪蝶淫笑着大嘴交替吮吸着夫人乳房上那两颗嫣红的乳头,一只大手伸进她丰润的大腿里,手指灵活地探了进去,边捏弄边吃吃淫笑道,“开垦得都这么滑了……” “淫……呜…………”花自怜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想要避开他邪恶的手指,刚要嘶叫,红嫩的小嘴儿便给意犹未尽的淫蜂张嘴吮住,妇人“唔唔”的声音被淫贼的大嘴吮住樱唇叫不出来。她雪白的大腿已被浪蝶拖到床沿上用力的扯开,随即那根粗长火热的硬物便猛不可当的挺进了花自怜的嫩穴儿里,夫人长嚎了一声,被强行奸污的感觉令她头脑里已是一片空洞。 花自怜此时已如待宰的大白羊儿被两个男人按在床沿上,无助的扭动着自己那雪白丰满的肉体,浪蝶双手抓紧了妇人两条圆润的大腿,粗大的阳具亢奋得一下便顶进了夫人滑腻腻的甬道尽头,在女人又一声惨叫声里强行进入了她颤抖的子宫,淫笑道,“浪货,这么滑……啊……里面好紧”淫贼完全顶了进去,贴着夫人两腿间的耻骨大屁股用力的挺了挺,两只禄山之爪抚遍了花自怜宛若少女般光滑娇嫩的肌肤,成熟美妙的曲线。这才扛起了妇人两条光滑如羊脂的大腿没命的耸动起来。这武林中威名远扬的美貌妇人果然肉香浓郁,令人销魂。 花自怜体内的春药药效远没有消退,很快的,她体内的热情火焰又被挑逗了起来,甬道里滑腻腻的充满了爱液。体内的这种变化让夫人芳心又羞又愧,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在男人的挺动下,控制不住的摇晃着,急速的上下迎凑。夫人疯狂的娇呼着,珠泪滚滚而下,“啊……啊,畜生……我,啊……一定要杀……啊,啊……了你们”她在羞愤着自己怎么会不断的被这两个淫贼挑起性欲来,偶尔一低头就可以看见那淫贼胯下粗长的大阳具在自己的小腹下迅速进出着,坚硬热烫的下下都顶进了自己的子宫里,无法抵抗的强烈快感使得花自怜这样端庄自持的美妇人也迅速沉沦下去了。“啊,啊……不……啊”夫人在男人的冲击下不住惊叫着,已掩饰内心的羞愧和不安,她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开始向上自动的迎凑,美眸紧闭,花自怜这位在武林中人眼里的端丽如仙的美人儿已经完全被淫欲控制了。 浪蝶赵玉和边耸动边贪婪的看着这美妇漾起得乳浪臀波,淫笑着骂了一声,胯下的大肉棒又一下顶进了夫人的子宫里,看着自己的大宝贝被这美人儿的嫩穴儿整根吞入,快活之极的淫笑道,“你的穴儿真深,把大爷的宝贝全吃进去了,唔……好滑”说着,在花自怜羞愤的惨叫声中,捧起她雪白的大屁股大起大落的挺动起来,只干得这位飘花宫宫主惊叫不已,羞愤中那肉体的快感却更加强烈了,妇人实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下体里那淫贼粗大的阳具用力的抽插着自己娇嫩的阴道,自己竟在这极度的羞辱中得到了以前从未尝到过的销魂快感。夫人禁不住的泪流满面,芳心里暗道,“夫君,妾身已经无法为你保持清白了…………” 一旁观战的淫蜂这会儿已把花自怜白嫩娇美的赤裸上半身抱在怀里,一双禄山之爪尽情的在夫人饱满如羊脂高耸酥胸上玩弄着,那敏感娇嫩的乳头在淫贼的手指间已是嫣红挺立,诱人之极。 花自怜的身子已经彻底向这两个淫贼屈服了,浪蝶捧着这美人儿的雪白粉臀不住的迎向自己,夫人已陷入欲仙欲死的地步,酥软在淫蜂的怀里。淫蜂一边吮着她的香唇粉舌,与之唇舌交缠着,一边伸手在夫人胸前那两只高耸浑圆的饱满奶子上揉捏不已。夫人明明知道不可以,但却无法控制的伸出藕臂勾住淫蜂的脖颈,粉嫩嫩的小香舌儿自动吐进男人的口中任由其吮吸咂弄着。另一只纤手被浪蝶抓过来在男人来回挺动的湿滑大阳具根部揉弄着,感觉着那硬物在自己体内一进一出的快乐。 浪蝶淫笑着,看见原来艳绝江湖的飘花宫宫主现在在自己的胯下浪叫求饶,男人快活的揉捏着夫人搭在自己双肩上的雪白光滑的羊脂大腿,大屁股一下下的死命顶动。这美妇平坦光滑的小腹在突突乱跳,大手按下去很有弹性,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在里面的抽动。 两人在疯狂的交合着,慢慢的,花自怜残存的一点清明也被这无边的欲火烧得灰飞烟灭了。她这会儿已经彻底成为一个淫荡娇美被情欲征服的女人,雪白的大屁股疯狂的向上耸动着,樱唇反过来吮咂着淫蜂大嘴里吐过来的舌头,瑶鼻里不住发出“哦,啊”的娇哼声。 两个淫贼见这位武林中着名的美人儿让自己干得魂飞魄散,一起疯狂的淫笑着。淫蜂大手用力的捏揉着夫人胸前那一对尖耸圆润的丰满玉乳,大嘴盖在她的樱桃小口上,与她唇舌交缠,吮吸着夫人诱人的香甜口脂,将夫人的小嫩舌儿吸进咂出的。浪蝶则双手捧着花自怜的丰满大屁股,疯狂的与她展开新一轮的肉搏战,胯下粗壮的大肉棒在美妇人儿的嫩穴里快速抽弄着,滑腻腻的蜜汁从花自怜的甬道里不断的流出,已经润湿了她雪白丰臀下的床单,两人的小腹由于猛烈的挺送不住相击而“啪啪”作响。 “啊,啊…………天,啊……呀,啊……”夫人已让这两个淫贼奸污得门户大开,叉开她雪白的大腿更方便浪蝶的长驱直入,他的疯狂耸动搞得花自怜死去活来,不断的发出销魂蚀骨的浪叫声。她下体的甬道已让浪蝶这淫贼粗壮的阳具抽送得火烫敏感,酸麻酥痒的感觉让她这样成熟美貌的妇人怎么受得了,夫人浪叫着丰满的粉臀上上下下的迎凑,极力配合着浪蝶的猛烈动作。 过了一会儿,浪蝶抱起花自怜的赤裸玉体翻身躺在床上,变成了男下女上的交合姿势,他淫笑着欣赏着这位美妇骑在自己身上难耐的浪动,感觉到她下体滑腻腻的甬道紧紧的把握住了自己,一起一落间那强烈的刺激,若不是他玩惯了各种各样的女人,在花自怜这么销魂的吞吐下早已一泻如注了。淫贼躺在床上左右扭动着屁股,大肉棒在花自怜甬道里的活动弄得这位美妇人粉腮通红,小嘴里不住尖叫呻吟着,伸出尖细的小香舌尖儿在浪蝶的嘴里伸缩不已,胸前那两只极富有弹性的玉脂乳球儿压在浪蝶胸膛上揉弄着,两只小手抓紧了男人的双肩,软玉温香的玉体来回蠕动着,浪叫着,“啊……好人儿,给我……啊,啊……快点,啊……” 一旁的淫蜂看得欲火又起,尤其眼前妇人那翘起的上下耸动的大屁股,雪白如羊脂美玉,丰满圆润的曲线到腰间便骤然收缩得盈盈一握,诱人无比,这让淫蜂的心里不由得泛起了淫邪的念头。他吃吃淫笑着,两只禄山之爪抚摸着夫人挺动的粉臀雪股,双腿叉开了跪在美妇人的雪白大屁股后,一手扶着那粗大的阳具在花自怜的丰臀细缝里轻轻蹭着,夫人哪里知道淫蜂的淫邪念头,犹在那儿用力耸动呐。 “这浪货的后庭一定没有被开过,让我抹点玉露。”淫蜂淫笑着伸手从一个玉脂瓶里倒出一些油状液体涂抹在夫人的粉嫩菊花上,手指在上轻轻揉弄起来,慢慢地挤了进去,“噢,啊…………不,不……哦”花自怜只觉得欲火中羞人的后庭一阵又滑又凉,随着男人手指的滑入,从未有过的一种异样的酥痒从后面传来,这禁不住使得夫人娇吟起来,雪白大屁股的耸动慢了下来。 浪蝶与淫蜂配合习惯了,吃吃淫笑着吮住了美妇的小香舌儿。没一会儿,夫人的雪白大屁股又开始扭动了起来,还带着娇泣的销魂呻吟,强烈的春药已让花自怜的后庭奇痒难当,仅靠男人的手指怎么能止得住。 “啊,不行…………啊,痒,痒…………呀” 淫蜂吃吃淫笑着,搂住了夫人的纤细小腰儿,大龟头顶住了花自怜的后庭菊花,里里外外已是滑腻腻的了,所以不用费力,男人屁股一挺,大肉棒便插了进去。花自怜哪里让男人的大东西进入过自己的后庭,纵使麻痒难当,那过分的充实涨裂感也使得她从欲火里一下子清醒过来。 “啊……畜生,不……不,啊……啊”花自怜羞得粉腮晕红,她生性稳重娴淑,与夫君闺房情浓时也不过让夫君亲亲自己的酥胸玉乳而已,哪能想到这两个淫贼会连自己的后庭也不放过。菊花穴里那第一个奸污自己的淫贼丑恶的大肉棒势不可挡的完全挺了进来,花自怜这时只想快点死去。 这两个淫贼却兴奋之极,二人将花自怜夹在中间,淫蜂一手搂着妇人的纤腰一手抚摩着她光滑细嫩的丰臀大腿,浪蝶躺在下面握住她胸脯上丰满乱颤的雪白大奶子,不住的揉捏,两淫贼的下体一起挺动起来,完全不顾花自怜的惨呼娇唤,“啊,啊,畜生……你们不得好死,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啊……”花自怜娇泣着惨叫着,哪里还有点武林淑女的样儿,下体的前后都让这两个淫贼塞得满满的,两根粗长的硬物象烧红的火棍似的在自己的体内敏感的抽弄着,可以感觉到在自己小腹里凶猛的冲撞,夫人彻底的崩溃了,瘫到在浪蝶的身上,任由这两个淫贼无休止的强暴自己。 “呵,呵…………好舒服,对,夹紧……用力”跪在花自怜身后的淫蜂一边在夫人紧凑滑腻的后庭菊穴儿里挺动着,一边大叫着,他猛的拉起了美妇人的散乱秀发,使得花自怜雪白赤裸的上身挺起,那对丰满的奶子雪白粉嫩,颤动起一道道诱人的乳波。两个淫贼见此妙景,淫性大发,挺动的更加欢了。 花自怜惨叫的已经没有了力气,雪白丰满的肉体无力的软在浪蝶的身上,春药的药性逐渐完全发作了,下体前后两洞极度的酥麻酸痒让这位心若死灰的成熟妇人也忍不住的由呻吟逐渐浪叫起来。“啊,啊,啊……弄死我吧,啊……快点” “来,给大爷舔舔”浪蝶淫笑着从夫人湿滑滑的嫩穴里抽出自己的粗大肉棒,起身跪在夫人脸前,花自怜此时已经成跪姿,跪在床上,后面是淫蜂抱着她的纤腰丰臀在菊穴儿里挺动不已,前面浪蝶沾满自己蜜汁的大肉棒强行顶开了她的樱桃小口塞了进去,在夫人的樱唇里开始了抽送。受淫欲控制的夫人香舌儿不由自主的在浪蝶的大龟头上舔弄着,轻扫着男人的敏感处,爽得淫贼频频的倒吸凉气,大叫道,“哦……哦,太好了,哦,十足一淫妇,啊……”淫蜂在花自怜的后庭甬道里用力顶弄了两下,淫笑着也凑了上来,夫人这会儿就宛如最下贱的妓女般,赤裸着雪白丰润的胴体,跪在大床上鲜嫩的小嘴交替吮吸舔弄着面前的两只粗大的阳具。 “啊,这淫妇太厉害了……不行了”“我也支持不了……”两个淫贼在花自怜小嘴的吮弄下几乎同时叫了起来,浪蝶屁股一挺大龟头顶进了花自怜的樱桃小口里,在那香软小舌儿的缠卷下激射出来,白浊的精液射进了妇人的喉咙,弄得夫人一阵咳嗽。旁边的淫蜂呵呵大叫着,挺直的大阳具一下子又顶进妇人的菊穴儿里,也同时射了出来。“啊…………”花自怜感觉到后庭里的火热,禁不住地娇唤一声,丰润的玉体紧紧地绷住了,在男人的滋润下,她也同时达到了又一个高潮。 整整一夜,两个淫贼尽情地玩弄着这个被情欲燃烧着的雪白胴体,淫蜂和浪蝶都是花丛老手,在密制春药的强力作用下男人们将花自怜这位武林中的娴淑美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给开发了无数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