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深黑的夜

作者:admin人气:542来源:


.
  「谁?」


  「你是谁?」


  深黑的夜幕将雨水集成的水洼也染成了黑色,静悄悄的,只听见沙沙的雨声。


  这种天气只适合怀炉夜读,闭门长睡,绝不适合外出,更不是杀人的好天气。


  可是,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无论何时,都是一样的。虽然在这样的天气里,武功会大打折扣,挥动长剑时也会
产生小小的失误,同时,听觉也会在雨声中产生一点点的模糊,对于不容有丝毫差错的杀手来说,一点点的失误也
许就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叶慎当然很清楚这些,所以,他不得不在这样的天气里来到这里。


  他已经来这里八次,每次都花了一个时辰来熟悉这里的环境,可以说这里的一花一草都深印在他的脑子里,所
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完成任务后退出的路线、以及这里的防卫和护卫换班的间隙等等。


  叶慎是一个有经验的杀手,或者说,叶慎是一个失败了13次还能活着的杀手。通常来说,失败既意味着死亡。
尤其对杀手更是如此。「屡败屡战」这种词显然不适用与杀手这种职业。可是,叶慎出任务99次,失败过13次,
但每次都逃了出来,显然足以证明叶慎是一个有经验的杀手。


  但是,当叶慎潜入这里准备完成时任务时,叶慎发现自己被制住了。


  一丝冰凉正压在他的后颈上,他知道那应该是一把短剑或者匕首,短剑上的杀气渗入了他的皮肤。一丝微热拂
上了他的后颈。


  几乎在同一刹那,叶慎反剑指出,点在了身后人的颌下,低叱道:「谁?」


  「你是谁?」


  身后人也轻诧道。


  叶慎不敢出剑,他知道,能够然自己毫无所觉的潜到身边的人身手决不在自己之下,只是似乎对方缺少了一点
实战经验,所以才被自己顺势的反手剑制住。这一声低叱不过是为引开对方的心神。


  「你是杀手?」


  那人问道。


  叶慎急速筹划着脱身的注意,冷哼了一声。


  「……」


  「拿开你的剑,我们同时放手」


  那人道,叶慎手上一轻,颈上的凉意消去的刹那间,叶慎已电闪般的发动了杀着,特制的又细又窄的「潜风」
犹如蛇一般闪出数道人眼难辨的影子扑向那人。


  几乎同一瞬间,叶慎怀里也闪出5点寒星,无声的射向飞掠的身影。


  但是,出乎意料的,那人的身法竟是如此的迅捷,飞掠的身影以一种奇妙的身法扭曲着,潜风无功,寒星射飞。


  叶慎吃了一惊。


  好快的速度,叶慎知道,今夜,又要开始逃亡了。


  但是,这人如此速度,叶慎又怎能逃得过对方的追踪呢?


  借着对方飞掠后退,叶慎返身飞纵,一口气越过数道飞檐,身形一伏,纵身跃下,突然转折,忽左忽右,忽上
忽下,连续穿过不知道多少巷道,期间顺手丢出的数片飞瓦,惊醒了不知谁人的好梦,惊起了一片抓贼声,惊出了
巡卒和捕快们的奔跑声和喊叫声,借着这一片混乱,叶慎消失在一片阴影中。


  当天色微明,夜寒消退,雨声间稀时,连续换了7个藏身处的叶慎深深深的出了一口长气,脱掉夜行衣埋在青
砖下,施施然向拐角处的早点摊漫步行去。


  喝了一碗豆浆,吃掉两个茶叶蛋,卷着一张热腾腾的葱油饼,丢下几个铜板的叶慎走向正在开启的城门。


  第一章师门扬州,八里古渡。


  一身青衫的叶慎徐徐自船上下来,迎向渡口上正挥动手臂的六师弟徐到。


  「三师兄,你这一探亲就是半年,可给师兄带了什么东西没?」


  随在叶慎后面的两个挑夫将东西搬到车上,叶慎随手结算了脚钱,鬼笑道:「就只知道惦记着东西,哼哼,看
你满脸红光,莫非又的了什么好处不成?」


  随即脸色一整,笑道:「师傅和师兄们可好?」


  说话间,徐到身后转出两个童子,拱手唱诺道:「三师叔好。」一个随手便牵了马车让到路边,另一个引马近
前,徐到扳着叶慎的肩膀哈哈说着到了马前。


  「都好都好,师傅带了二师兄和四师兄他们去了金陵,据说是欧阳老爷子六十寿诞,这不咱们苏南苏北近在咫
尺,虽然平素没什么往来,师傅也不好不去拜望一下。前些日子大师嫂身子不安,据五师姐说是有了,大师兄便陪
着大嫂回了娘家,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五师姐、小七。」


  一路行去,边说边走间扬州城已到眼前。


  「那师娘呢?」


  叶慎问道,「师娘没去金陵么?」


  「嘿嘿」徐到诡笑两声:「师娘和师傅不知怎地吵了一架,师娘带着小师弟回门了,呵呵,本来也要带着5师
姐的,你知道,小师弟的功课都是五师姐指点的,所以,呵呵。」


  「哈,那你们不是……」叶慎笑道。


  「是啊,这次可算是放羊了,哈哈哈。自他们走后,这日子过的,嘿嘿嘿,消遣啊。」


  徐到诡笑道:「你回来的正好,师傅还要半月才回,师娘估计也要些日子,嘿嘿,今晚我们便可去六艺馆好好
的喝几杯了。不过,说好了,这酒钱可得你这财主出啊。」


  叶慎苦笑着摇头。


  「自接到你的信,我就和小七还有楚岫师姐说好了,今晚我们给你接风,可这酒钱却需着落在你身上,哈哈。」


  徐到狂笑间,叶慎飞起一脚将他踹下马,笑骂着纵马飞奔去了。


  六艺馆。


  随着夜色渐浓,号称扬州菜第一的六艺馆,酒客们纷纷打着酒嗝摇晃着散去,叶慎和徐到相扶着,摇摇晃晃的
出了店门,身后楚岫师姐一只手扭着小七罗纯的耳朵,一只手扶着他,低声啐骂着跟出来。


  「死小七,不会喝还喝这么多,喝死你!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耳边听着师姐的低骂声,叶慎侧了一眼,正要说话,余光中却闪过一条熟悉的身影,自巷口一闪而过。


  「咦」


  叶慎轻咦一声,心中一动,摇晃了徐到一下,「你可看见有人过去?」


  「嗯?有啊,那不是么」徐到指着路上的行人,笑呵呵的。


  「师姐,你们先走一步。我看到一个江湖朋友,过去打个招呼。」


  叶慎推开徐到,向师姐打了个招呼。「你们去前面河边喝点茶醒醒酒,我片刻便来。」说着便向巷口追了过去。


  那一条身影虽然一闪而过,可是,叶慎自认虽已是三分酒意但也绝不会认错,那人,不是师娘还会是谁呢?


  这等时分,师娘怎会一人来这里呢?师娘她,她不是回了淮阴娘家么?


  叶慎心里转着念头,却发现这条小巷人迹渺然,只有巷边的宅子里传出各种声响。叶慎踌躇片刻,沿着巷子走
了片刻,听到身后一道门户大开,一片调笑声中几个衣衫华丽的人和着几个女子轻浮的笑声走了出来,叶慎回头望
了一眼,便低头向前面继续走着,心中却是一片混乱。


  叶慎犹疑的停住,刚出来的几个商贾一身酒气和着脂粉香气自他身边走了过去,耳边犹自回荡着他们得意的调
笑声。


  这里,显然是一条秦楼楚馆所在,而那熟悉的淡淡的味道就消失在那刚刚关闭的门户前。


  莫非是我认错了人?那素白麻衣,一闪而过的白鲨剑鞘……还有,那淡淡的,淡淡的,如一缕茉莉清香的味道
……叶慎微一摇头,似欲将那眼角余光里月白的脸颊也一起挥去,可那一闪的唇瓣,拂耳鬓发,却始终萦绕在心头。


  算啦,也许……师娘毕竟是峨眉派的,修为不在师傅之下,想必不会……应该是师娘才回来,在这里有什么事
情要办吧,万一自己一出现影响了什么,岂不是……恩,先回去看看小师弟在不在再说吧。


  脑中一片混乱,叶慎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先回去本门再做决定,主意一定,叶慎深深的看了那宅子一眼,便出了
巷子向河边走去。


  「叶师兄,你们回来了。」


  刚到门口,小师弟楚飞便闻声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