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淫色包青天传奇(二)

作者:admin人气:497来源:

  『爽……啊啊……屁眼…啊…还有屁眼也要舔……』包公挪动下身把他的脏屁股对着少妇的脸,抬起一条腿踩在少妇的裸肩上,手按着她后脑勺往肮脏的股沟压。
  少妇认命的用双手扳开他的后臀,强忍着腥臭,颤抖的伸长脖子,把脸埋进带着粪臭和汗味的屁股缝。用她湿热温润的香舌在肮脏的屁眼周围滑动,丁香舌尖挖弄着乌黑地肛蕊。
  『噢!……啊啊…爽死我了…』包公爽得全身毛细孔都一并张开来了,呲牙裂嘴直呼过瘾,『贱女人……常给你那死老公舔的吧…噢……』股沟舒服得用力紧缩,垂在两腿间的肉袋不断提动 。
  『好棒……婊子也没你这么棒……真会舔男人……屁眼……真好……哦……好了……好了,现在……换……整条……吞……吞进去……』兽性大发的包公一把揪着少妇的头发。拎着她的脑袋,腥烫的黑肉棒撬开她的朱唇。
  『唔……』少妇睫毛轻颤,怯生生的大眼向上惊慌地望着包公,盘筋的怒棒缓缓插入她的嘴里。
  包公按着少妇的后脑,把温暖湿润的小嘴当成屄道套弄着自己的鸡巴。粗硬的体毛磨擦着少妇的嫩脸,恶心腥臭的男人体汗味直冲她的脑门,熏得她反胃的想吐。她能感觉出口中脉动的肉棒是那么坚硬,而且似乎在她的嘴里变得越来越大。龟头一次次碰撞喉咙的后部使少妇一阵阵恶心。
  包公用双手按住少妇的后脑勺用力往下压,让肉棒能更深入咽喉,少妇无法抵抗他的力量,龟头挤开了喉管,粗大的黑鸡巴堵住了她的气路。
  『唔嗯……咕喔……』少妇的脑袋被包公双手牢牢地固定住,怒胀的鸡巴还在一寸又一寸地向里推入。少妇陷入绝望里,因痛楚而扭曲的俏脸上冒出汗珠,喉咙很痛苦的起伏。
  她感到喉咙被扩展开来,肉棒越插越深,窒息感造成的强烈惊慌掠过少妇的身体,心跳快得像要蹦出来。感到呼吸愈来愈困难,视线慢慢模糊,窒息的痛苦也渐渐被晕眩取代。
  终于睾丸碰到了她的下巴,刚硬的屌毛触到了她的嘴唇,整条九寸长的肉柱被她尽根吞下,少妇甚至感到龟头已探进了她的胃里。可怜的少妇觉得自己简直要死了,她挣扎着,要摆脱鸡巴,她扩张鼻孔却不能呼吸,食道肌肉紧紧的夹握着粗大的肉棍,发出像被勒死般的汩汩声。
  『噢……好厉害……夹得真紧……』包公紧紧地握住少妇的头,前前后后地反复抽插他的鸡巴,每次都深深刺入她的喉内,把个少妇肏得直翻白眼,从嘴角流出白色泡沫已经流遍下巴,挂在脖子前摇晃。
  『我一定是要死了……』少妇脑中盘旋着这个念头 。
  在恐惧的状态下,她无法放松紧缩的喉咙肌肉,肉棒每次插入都产生剧烈的刺痛,窒息的声音从她的口里传出。但是这种哀鸣只使包公更为兴奋,娇嫩的喉管肉壁比少女的阴道夹的更紧,他更加疯狂地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近尺长的黑肉棒反复进出少妇的食道。
  『噢…接着……骚货!……射了…接着!全都给你!嗷……!』包公狂吼一声。
  涨大到极点的鸡巴开始颤动,一次又一次地卜卜直跳,暖暖的东西喷进少妇的喉咙深处,浓浓的、热热的精液顺着食道进入她的腹部。少妇本能地收紧喉咙肌肉夹住正在喷射的鸡巴一阵痉挛,试图阻止那浓浓的液流,但这只是成功地延长了男人的高潮,增加了鸡巴射出精液的数量。
  包公开始从少妇的嘴里抽出阴茎,随着肉棍从喉咙里滑出,又一股精液射进少妇口中。少妇正拼命喘息着呼吸新鲜空气,结果一个岔气,被呛得闷咳不止,大量吐沫酸水伴随浓浓的精液呕了出来,从嘴角向下滴落。
  包公狞笑着用力的搓揉黑鸡巴,不停地继续喷射将更多的白浊精液雨点般散射向少妇的脸和奶子上。最后将龟头抵在她的脸颊,将余下的分泌物全数抹在这张美丽的俏脸上。
  包公不愧是被淫贼看中的男人,才发泄过半软的黑肉棍在少妇嫩滑的脸蛋上来回摩擦几次后,稍稍回了口气便再次挺立,而且比刚才更大了一圈。
  乌黑的茎身上面沾满了唾液,在灯光下散发出雄壮威武的骇人光泽。一根根青筋浮出凸现,好似皮绳缠绕在铁柱上,内里血浆涌动,隐隐可见。那龟头儿比那茎身更粗了一环,足有鸭蛋大小,不时上下晃动几下,头儿中心处独目怒张,从里面渗出几滴淡白色黏液。


  少妇被推倒在榻上,粗糙而又硕大的手掌搓揉起两颗散发着迷人光泽的肥硕乳球,忽轻忽重地玩弄着。柔软弹性十足的乳脂,被包公像是搓揉面团般的捏挤着,指甲在乳尖上画着或大或小地圆圈,两个乳晕也被中指用力夹起,嫣红娇嫩的乳头听话的站立起来。
  精确而熟练的动作使少妇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唔……啊……』虽然很想克制住自己,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出神入化的爱抚。
  『不……不要……』一阵阵强烈的欲潮,开始侵袭少妇。渐渐升起的性欲将少妇的娇靥染上两朵红潮,下身敏感的部位竟然开始慢慢湿濡起来。
  『奶头硬了喔……很舒服吧。』包公说着双指用力一握,将指缝间的乳头使劲往上提,在娇嫩的乳尖上留下了轻微瘀血的痕迹。
  『呜……痛……』受到无情的折磨,强烈的痛楚立刻冲上少妇的脑部。然而夹杂着剧烈的痛楚,一种从所未有的快感,竟然在神经里快速流窜着。
  包公继续用手指就夹着挺立的乳头,时而拉起时而旋转,同时张嘴含住另一颗紫葡萄般的乳尖,好像婴儿进乳一般吸吮。
  『啾……!啾……!』一声声淫荡的吸吮声令少妇羞愧得无地自容。
  随后,包公张大嘴巴开始狼吞虎咽,如食年糕般尽力把那香乳吞噬进口中,只可惜即便是他的那阔张嘴也不能全部吞食,被塞得满嘴还留了大部份在外。口中的玉乳如同酥软得将化成渣的糕点,却又似化非化,柔软而充满弹性。
  『嗯啊……啊……受不了了……』少妇拼命想挣扎,但全身却失去了气力。
  感觉将死去一般,气亦喘不过来,胸部酸胀欲炸。只能仰起下颚,露出白皙的脖子,吐露着狂乱的喘息。
  包公舌顶唇挤,尽情玩弄,并用利齿不停咬扯柔嫩的乳肉,在雪白的乳房上留下深刻的齿印,同时手指则来回弹击另一颗挺起的奶头。
  『啊……!饶了我吧!……喔……!』刚开始是剧痛,随即转变为强烈的快感,令少妇的理智开始混乱。由于快感实在太强烈,身体呈现出最忠实的反应。
  因此少妇稍稍弓起了身子,并不自觉地向前挺起胸部。
  『嘿嘿……果然是个淫妇啊……!』察觉了少妇的反应,包公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一只粗糙的手掌心,不偏不倚地盖在少妇耻丘上,粗长的指头玩弄着阴阜,沿着阴唇裂缝来回摩擦,『果然……已经湿了!』正如包公所料想的一样,两片秘唇间,已经渗出了温湿的花蜜。
  于是他弯下身来,仔细观察少妇美丽的花丛。那姣好的形状,恍若一朵盛开的牡丹花绽放似的妖媚。有点儿卷曲的细软耻毛,呈倒叁角形浓密地布满了美艳动人的花瓣的上方。
  『不……不要看……!』强烈的羞耻心逼得少妇几乎想要钻个地洞跳下去。
  但淫秽的花穴承受了灼热的视线,却反而分泌出满溢的淫露,缓缓沿着绽放的花瓣滑落。
  湿润的阴唇被包公用手指抓住,使劲向左右两侧拨开到最极限的程度。露出屄洞内犹如新剥的果肉般饱含水气的鲜红媚肉。
  『虽然是有夫之妇。但看来不常用。形状很漂亮,颜色也不深,水灵灵的,似乎只要吹口气就会融化呦。还会蠕动呢,好像要吃什么东西似的……』包公说道:『骚屄里很痒吧,老爷我给你挠挠痒!』『呜…呜啊…不要……呜…不要伸进那里…啊啊…』下体的灼热感,还有说不出来的羞辱感,让少妇哭成了泪人儿。可她身体却不听使唤的流出爱液出来,包公的脏手在敏感处来回抠摸使她越来越舒服,几乎快将下体给融化掉一样。
  少妇悲痛地哀求和哭泣,使包公更加着迷。硬是将中指缓缓刺入湿淋淋的秘壶,沾着淫水用力的插向曲道深处,开始在娇嫩敏感的花房中搅动,传出『咕啾咕啾』的猥亵声。
  『听到没有,已经发出淫荡的水声了。都湿成这样了!还装什么贞节?』包公一边不屑的嘲笑,一边用拇指和食指将肉缝顶端的血红肉芽从那层薄薄的包皮中剥了出来。
  『嗯嗯……哈啊!不要……噫呀……』掰开阴蒂盖的疼痛,带给女人无比强烈的羞辱和刺激。少妇发出了杀猪般的尖叫。可悲的是,仅管她理智上拼命想抗拒,但大量的蜜液却从阴穴中不听使唤地迅速涌出。
  『骚蒂子相当大呢!』包公的食指沾了些蜜汁涂抹在凸起的肉芽上,粗糙的指腹在光滑的尖端上摩擦旋转。同时把包皮剥开又套回,反覆做这样的动作。使得少妇发出亢奋的尖叫声。


  『啊…啊啊……!不行……不要…不…!求求你!饶了我吧……』霎时,过量泄出的淫蜜沾湿了包公的手指,甚至不住地流到了大腿根以及底下的菊花。在激烈的快感冲击下,少妇娇艳欲滴的双唇不停地呢喃轻吐,根本分不出是痛楚还是享受,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渲泄成了樱桃般的霏红色。
  『流出来好多啊……让我尝尝。』包公迫不及待地把唇凑上去亲吻绽放在眼前的花蕾,还故意发出『吸……苏……波……』巨大的吸吮声。
  『啊……太羞耻了。停!……停下来啊!……噢……』这样的羞辱,使得少妇全身像火一样热,扭动着纤细的柳腰发出呻吟声。明知这样的态度会使包公更高兴,可是实在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包公脸更用力压过去,舌头仔细地沿着瑰丽的花唇游移。当舌尖触碰到阴户顶点翻出在包皮外泛着水光的珍珠时,刻意加重力道在那颤抖的肉芽尖端用力舔舐。另一方面,手指继续在肉穴中挖掘出更多的蜜汁。
  『啊…饶了我吧…』少妇的腿轻轻颤抖,脚尖不停的向上翘,雪白的下颚向前挺出,说话的声音,也有一点模糊。
  这时包公用嘴唇完全包含住敏感的肉芽,尽情的吸吮微酸的花蜜。
  『哦…啊…啊啊……』强烈的电流窜过背脊,少妇发出了极尽淫荡的呻吟。
  螓首奋力后仰,云缎般的青丝在微光中飞舞着。散发着绯红色的身躯更是不住地洒落着欲望的汗珠,花唇不断的收缩叹气,从深处突然喷出了馥郁的液体。
  『唉呀……!』幸亏包公闪躲得快,否则早就被喷得满脸了!当他的唇离开淫荡的小蜜蕊时,一条黏稠的光带在两者间迅速延伸开来。
  ?『哦……!这就是你的本性吗?……哈哈哈哈……』包公用讽刺的语气嘲弄着少妇。
  眼见自己的丑态尽露,少妇更加感到无比的羞耻,只有不停的哭泣。
  『差不多了……!来吧!』包公扶住少妇的纤腰,把一双玉腿扛在肩上,手握充血硬涨的肉棒用圆鼓的龟头去确认蜜壶的位置。
  棒尖在被玩弄得悲惨肿起的花瓣上似触非触地徘徊着。为了使体下美丽的女人发浪,包公巧妙地用龟头抵在蠕动的蕊核上反覆摩擦,在张开的膣口上来回滑动,忽深忽浅地挑逗着淫穴。
  少妇虽然努力想紧捉着最后的一丝理智,但她的生理反应彻底出卖了她。阴唇淫秽地不住开合,吐出一丝又一丝浓稠的爱液,将巨大的龟头沾满了湿答答的黏液。
  见时机成熟,包公深吸一口气,抱紧架在肩上的玉腿,双手搂住肥臀,向后猛拽,庞大的身躯同时下压。
  龟头挤开肥厚的桃瓣,灼热的肉棒突刺进窄小的阴户。却并没有一下子插到底,而是一点一点的挺进,仔细享受着少妇肉体的构造。紫亮的肉冠将唇片向两边挤开,肥软的黏膜慢慢吞噬了巨大的肉棒。
  『哦……好骚屄……真美妙……』包公享受着将整条肉棒送到最深处的每一寸过程,还发出满足恶心的呻吟。
  『不!……不要……噢……』雪白纤弱的裸体分开大腿,被粗壮的身体压在下面,不断的扭动着发出惨叫。
  由阴户传出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上下,火烫的东西进入了屄洞内,长长的棒子似乎没有尾,在少妇的屄洞内越插越深,阴道深处的皱折嫩肉被残忍地一寸一寸的撑开了来,迫使阴道壁极度向后伸展,以适应深入的肉棒。
  可怜的女人被包公压到体下,失去反抗力量,只有不断来回摇摆着头,不断吐血般的哀求:『痛…不……不行了……不可以再进去……会痛……唷……不……不要……痛啊…啊…受不了啊…啊…进不去啊…啊……』几乎不能呼吸,紧绷的身体正冒出冷汗。体内的空气像要被巨大的肉柱挤迫出体外,连内脏都受到冲击。
  『不……不行……好……痛……』少妇全身的血液瞬间都集中到快绷裂的阴户,前所未有的涨痛令少妇身体僵硬,『会被刺穿的!』她感到十分恐慌,只觉得小穴已经被撑的完全涨开。
  粗长的鸡巴却仍在往里钻,缓慢而执着地插入更深处。直到那头儿撞击上稚嫩的宫颈才停下,占满了整个阴户。但少妇并不知道阳具的根部却还有一节露在外面。
  暂停了一阵子以后,少妇的阴道似乎比较习惯肉棒的存在。因此,原本惨烈的叫声变成『呼呼……』的喘息声。身躯也开始慢慢放松,不像刚才那样紧绷。
  就在这时,包公略退一退,猛得下死力一顶,把那露于户外的那寸余长一段也尽根没入。硬如铁石的龟头冲开密闭的花心,向那子宫内直直探去。


  『呀——插死我啦!』从如此凄惨的叫声不难判断那种痛苦有多么恐怖了!
  少妇只觉得阴户被洞穿了,剧烈地痛楚直传到子宫深处。